【眠鸢/知乎体】不是风动

【两个人中必须要有一个人学会忍让吗】 
  和他发生了一些矛盾,冷战到现在,我们俩个性都很要强,互相不低头,但我又不想这样一直僵持着,毕竟说实话又不是没有感情,不想就这么结束了。可是我也不觉得自己错了,难道以后每次都要我违心认错才能维持这段感情吗? 
   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 
@紫蜘蛛: 
  不知道是谁邀请了我,话说回来这个时候你们还能高枕无忧地闹矛盾,真是很闲啊。
  小姑娘,我不知道你们的矛盾是什么,但想来应该没有我家的大——我正经成婚,生儿育女十几年的丈夫,他把他初恋的儿子抱回家来养了。 
   
  这够...

沈老师在地上砍的沟子:

哦吼

桉仔码头:

犬涯差互:

学到了!!

腌·牛肉烫煮麻辣金针菇焖炸香干牛排蒸卤面盖浇麻婆豆酱拌焗饭:

这什么?!!救星吗?!!!

💥一个恭而🍵:

哇手机可以做到吗😂🙏🏻不用每次上电脑了……

千水水麻辣味_:

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,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

快夸我可爱!【】

关于

之前看到一个太太说,写同人得粉丝的,得知道自己这粉丝到底是为什么来的,退圈不反对,换个号别诓粉丝就是了。看后深以为然,一度蠢蠢欲动想换号,但后来冷静下来一想,我这种爬墙比翻脸快的人岂不是要一个月换一个账号,不实际啊。

于是希望各位看到这个置顶的朋友,如果抱着长期吃粮的念头就别关注我了,这就是个手痒心痒发泄激情的号,不靠谱,能给点个小红心小蓝手再来个评论就谢谢您了。要是看上我的文风文笔了粉我,那当然好,可惜以我现在的水平应该还没有人看得上,咱就省点力气吧。

虽然线上贫嘴,实际轻微社恐,粉丝的不要,撕逼的不要。君子之交淡如水,如果有缘,tag上看到我的文,觉得不错不错,再一看作者有点眼熟,心下...

《停云》的BGM,其实就是听了这首歌才写的这篇同人

【破云/严江】停云「下」

抗战paro,西安事变背景
「上」 「中」
本章BGM《有一天》请配合食用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  丧事过后,陆成江又回到了破棋馆二楼的小教室。但这次再没有学生来上课,反而是些面相更成熟的青年常常进出,有时是清晨,有时甚至是深夜,灯总在需要时亮起。当头顶的飞机越来越多,无数军队开入城门,古城西安的角落里,不起眼的人们像忙碌的蚂蚁一样动起来,来到这个不起眼的小房间,喁喁交谈,想要给山河震动推一把力。
  陆成江的下线之一杨媚也常来。当下寻着希望拼命挣扎的女子里,杨媚无疑是相当杰出的一个,她比寻常男子更坚定、更大胆,又有他们不具备的细心和机敏,在棋馆谈话时,也是她第一个向陆成江质疑严峫:她...

【破云/严江】停云「中」

抗战paro,西安事变背景
「上」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  接下来的半个月,严峫照旧是每天走街串巷地闲逛,吃馍,喝酒,仿佛之前的那场偶遇根本就没发生过。“陆成江”像是一片叶子,被九月的风一卷,消失在西安躁动的空气中。
  
  九月中旬多下了几场雨,严峫照旧出来,在破棋馆楼下站着,却找不到天天下棋的老头儿。棋馆的人说,都去开大会了。严峫这才想到,这天是十八号,九一八已经五年了。
  “一把老骨头了去跟学生凑什么热闹,摔了折了爬都爬不起来。”
  “不止是学生……有东北军的也去了。”一个人在旁边说,“就是人老...

【破云/严江】停云「上」

抗战paro,西安事变背景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  严峫第一次见到陆成江是在1936年。那年秋天西安的“西北剿匪总司令部”正是蓬勃发展的时候,报纸上铺天盖地都是剿匪捷报,满耳斗志昂扬的胜利号角;与之相反的是大街小巷的难民口音浓重地谈论着日本何时打出东北,一抬头就是联共抗日的传单,过不了半天就被警察撕干净,连带着旁边卖秋梨的老妪也被带走,再不见出来。

  严峫惯常一个人在巷子里溜达。他有钱又有闲,这时候也有心思往犄角旮旯里钻,净琢磨他那些旁人瞧不起的调调。说他讲究,他还真没旁的大少爷那么精贵,大槐树下那老头赤手卷的肉夹馍他也吃的下去;说他糙吧,他却也有别的计较:那老头做了三十年的肉夹馍...

【破云】奇迹降临之夜

1009前夜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    路过一家商场时,江停停了下来。
  如果有认识他的人在现场,一定会惊掉下巴:春夏秋冬制服不离身,三件白衬衫轮换穿的江停江支队长,居然踩着欧美流行歌曲的节奏,从国际名牌时装的巨幅广告下举步走进了这家购物广场。
  这确实是江停第一次购物;他惯常出没的场合三件白衬衫就足够应付了,但是如果明天确实要去参加队员们的聚会的话,这样的打扮连他自己都觉得寡淡。 江停虽然平常孤僻了一点,但这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。
  站在商场里,江停觉得新奇,不止是因为这是他的第一次购物体验,还有这个商场里的环境和人,他们就像一个个行走的切面,透过他们江停可以窥视到许多个与他近在咫尺...

注意

非常抱歉,因为我个人原因,今后基本不会再写魔道天官相关同人,《生来执着》断更,因为这些关注我的朋友请取关吧,非常抱歉耽误了你们的时间,是我文笔有限经验不足,不能写出好的作品,让你们失望了。

【花怜/点梗】渡头

大怜魂穿太子悦神时期养成奶花~
写着写着思路跑偏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城楼上倚了个仙人。

那仙人只着布衣,戴斗笠,身姿颀长,骨肉匀停,抱着臂,瘦削的肩骨抵着冷硬的城墙,微侧着头,脖颈肌理细腻的线条从耳根牵出,一直收束到分明的锁骨处,皆尽淹没在雪白的衣领里。

他就站在狂欢的人群头顶,上元节游行的队伍在他眼前旖旎而过,花环和彩带飞掷到他腰间,却没有人看到他。他也不在意,就默默地站在一片人声鼎沸里,十分专注地看着。

只有当城墙上翻滚下一个小孩时,这仙人才突然一立,猛扑过去接,那孩子却直直穿过他的手心朝下坠去,直到那个锦衣华服的悦神舞者脚尖一点,一把把孩子卷进怀里。

“太子殿下千岁!”

沸腾...

© 瞌睡豆切片 | Powered by LOFTER